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堆积门 >

堆积门

美国卫生霸权主义重大损坏寰球抗疫配合

发表时间:2021-09-10

  美国卫生霸权主义严峻损坏全球抗疫合作

  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起伏重复,局部国家和地域疫情有所加剧,疫情防控局势仍然严格。全球累计呈文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冲破2.2亿例,讲演逝世亡病例也超过了450万例。在疫情眼前,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人类运气休戚与共。然而,作为世界上独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不惜将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界各国国民的性命健康保险置于危险地步,将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作为推行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的阵地,到处甩锅、推责和制作决裂,使来之不易的全球抗疫合作结果遭遇严峻破坏。

  美国卫生霸权主义动作频繁

  在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惹事件”后,美国不仅不及时采用办法增强海内疫情防控,更未能施展引领和推动全球抗疫合作的大国责任。相反,美国试图将世界卫生组织边沿化,并借助疫情大肆推行卫生霸权主义。

  在特朗普政府时代,世界卫生组织成为美国赤裸裸挥动卫生霸权主义大棒的重要对象。2020年2月10日,美国白宫在向国会提交的2021财年联邦政府估算报告中提议,大幅削减给世界卫生组织的资金支持和全球卫生名目拨款。其中,2021财年向世界卫生组织供给的资金支持从上一财年的1.23亿美元降至5800万美元,降幅达52.8%。跟着疫情在美国加速扩散蔓延,特朗普政府将抗疫不力的责任转嫁给世界卫生组织,不断加大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打击力度。2020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新冠肺炎疫情简报会上宣布,美国政府将暂停向世界卫生组织拨款;5月,特朗普在白宫正式宣告,美国退降生界卫生组织,并结束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任何资金支持;7月,特朗一般知国会,美国已正式向结合国提出正式启动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程序。只管这一系列卫生霸权主义行动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与抵制,特朗普政府仍独断独行,始终走在全球抗疫合作的对峙面。

  拜登政府上台之初,曾高调发布美国重返世界卫生组织。但是,美国的“入群”不仅没有坚固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抗疫合作中的引导作用,还在世界卫生组织成员中制造分裂,并试图将世界卫生组织沦为其推行卫生霸权主义的工具。一方面,美国应用世界卫生组织大搞病毒溯源政治化。在2021年5月举办的世界卫生大会上,美国代表对会议通过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定提出诸多保存,并且完整不顾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平调查成果,以所谓的“迷信”“透明”为由向世界卫生组织施压,打算把持对中国发展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考察。另一方面,美国利用世界卫生组织推行疫情防控、疫苗出产和应用等要害议题上的美国尺度,试图将美国规则变成通行国际规矩。此外,在宣称支撑世界卫生组织的同时,拜登政府却绕开世界卫生组织,调集情报部分进行病毒溯源的单边调查。

  全球抗疫合作遭受严重破坏

  美国卫生霸权主义大行其道,使全球抗疫合作遭受严重破坏,为疫情在全球肆虐提供了可乘之机。美国违反通行的国际准则与契约精力,随便宣布“退群”和“入群”,极大减弱了国际机构在推动全球抗疫合作中的威望位置与作用,助长了各自为政、消极抗疫的单边行动,给全球抗疫合作带来了恶劣影响和不良示范。事实证实,美国在国际公共卫生范畴中的霸权主义才是全球抗疫合作的最大要挟,这不仅疏散了全球抗疫合作的资源与能源,将世界推向疫情危机的深渊,也使美国自身遭受宏大丧失。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打破4000万例,累计死亡超过66万例,逐日新增超过5万例,均居全球首位。在卫生霸权主义的煽动下,一些美国政客热衷于制造和散布各种形式的“政治病毒”,给全球抗疫合作蒙上了浓重暗影。

  一方面,卫生霸权主义使全球抗疫协作日益浮现政治化偏向。因为卫生霸权主义思维作怪,美国将全球公共卫生管理作为国度之间竞争与博弈的场合。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风行,美国不仅不集中资源投入全球抗疫配合,还在国际社会大搞病毒溯源政治化、疫情防控政治化、疫苗调配政治化,使全球抗疫面临更大阻碍跟挑衅。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应答上,讲究你输我赢的零和博弈,努力回避任务和推辞义务,不择手腕争取全球抗疫话语权,使寰球管理的正当性和容纳性重大缺失。同时,一些美国政客出于政治目标,将疫情议题与特定种族挂钩,一直激化种族抵触和鼓动种族抗衡情感,导致包含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接连呈现针对特定种族的轻视暴力事件。

  另一方面,卫生霸权主义使全球抗疫合作日益出现工具化倾向。在美国看来,全球抗疫合作是威胁国际机构和其余国家的工具。对通行国际规则和国际机制,美国奉行“合则用,分歧则弃”准则,在世界规模内到处威胁利诱、搞“胁迫”外交,甚至公开挑战人类道德知己毁约退群。同时,为打压异己和推卸责任,美国还奉行双重标准,对本国和他国实施不同标准、对盟友和非盟友履行不同标准,严重破坏全球抗疫合作的公正与正义。

  携手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新冠肺炎疫情在给人类带来重大挑战的同时,也让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更加深刻人心。人类应对重大疫情的实际表明,团联合作是克服疫情的最有力兵器。尽管人类无奈免受疫情侵袭,但能够通过团结合作把疫情把持到最小范畴、影响降到最低。为此,世界各国必需旗号赫然地反对各种情势的卫生霸权主义,反对病毒标签化、溯源政治化、抗疫污名化和“疫苗民族主义”,为全球抗疫合作扫清障碍,联袂推进构建人类卫生健康独特体。

  反对卫生霸权主义,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首先要坚守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在的全人类共同价值,维护全人类共同利益。全人类共同价值是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各个群体价值的共同部分,其根本目的是要维护全人类共同利益。卫生霸权主义是西方价值主导下的产物。它不仅完全背离人类共同需要与好处,也会终极侵害本身利益。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应对与治理让人们深入意识到,唯有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将维护本国利益放在全人类共同利益的角度加以斟酌并实现两者之间的协调共融,才干早日战胜疫情,从而在根本上实现国家利益。

  同时,反对卫生霸权主义,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基本道路在于保护和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全球性问题须要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多边主义是应对全球性问题的必定抉择。全球抗疫合作致力于追求战胜疫情的全球性计划,是多边主义实践的主要组成部门。面对日益严重的全球性问题,世界各国要坚持共商共建共享,让多边主义的火把照亮人类前行之路。中国主意,真正的多边主义,就是要坚持开放包容,不搞关闭排他;保持以国际法令为基本,不搞唯我独尊;坚持协商合作,不搞抵触反抗;坚持与时俱进,不搞墨守成规。这些理念和方案既是解决全球性问题的中国方案,也是国际社会应对卫生霸权主义的利器。

  (作者:徐秀军,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思惟研讨核心研究员) 【编纂:王诗尧】